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水文化 >> 水之韵
鄱湖剪影
发布时间:2018-07-20 16:36:09来源:ag亚太娱乐作者:王雅坤

到鄱阳湖那天,已入深冬,正值大寒。天公并不作美,淫雨霏霏,雾气朦胧,万物都被湿地巨大的水汽所包裹,我把自己藏在厚厚的羽绒服里,像一把水草,随车一路摇。

江西水网密布,水资源丰富,是一座蕴含深厚水文化底蕴的“富矿”。江西的水文化建设,近些年方兴未艾,风生水起。水利厅以项目化方式来运作水文化建设,几经耕耘,一座座水库大坝、水生态文明村镇、水文化遗产等被弘扬、积淀、传承。同时,发掘和培养全省水利系统能写善谋的水文化骨干,如今,这支队伍覆盖了全省11个设区市,以星火燎原之势,为文化的厚积薄发埋下熠熠生辉的火种。

今日启程赴鄱阳,于江西水文化建设,又是一番创新。

文化要做到厚植,需俯下身子,贴近土壤,听听这一方水土的心跳。这一次,我们不仅要深入基层贴近实际,还要借助特邀作家的力量,把江西水文化传播出去。想到这里,我有一种 “龙起卷、马长嘶、我为守土赴开疆”的神圣感。

穆涛老师来自西安,是《美文》杂志常务副主编,谈话含蓄亲切又意蕴丰足,举手投足间,透露着儒雅之气,颇具仙风道骨之韵;徐可老师,《文艺报》副总编辑,他对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、教育家启功颇有研究,说话幽默风趣,谦和有礼,常打趣穆涛老师,是我们的开心果;范晓波老师,是鄱阳人,一听说要回故土采访,二话不说加入我们的队伍,一路上,自觉充当起导游,对鄱阳津津乐道,掩饰不住对家乡的热爱与眷恋。风尘仆仆赶来的,还有《中国水利报》新闻编辑部副主任张灯林和记者温婷婷,她们看起来知性干练,率真爽朗。鄱阳县水利局的刘国南等人一路同行,把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
冬日的鄱阳湖,不是看风景的最佳时机。“洪水一片,枯水一线”,是鄱阳湖最主要的生态特征。此时,鄱阳湖湖水已进入低水位期,远远的,一些滩涂裸露出来。我想象中的芳草萋萋,芦苇丛丛,因天公久雨,都化为泡影。内心正遗憾,忽儿有人大喊:“看,候鸟!”应声望去,一只苍鹭像一道闪电划破天空,惊艳了众人的眼。

候鸟,是上天赐予鄱阳最好的礼物。

国南兄是一位摄影爱好者,他生于斯,长于斯,工作之余,常扛着长枪短炮来到湖边,醉心于捕捉鄱阳湖多姿多态的美。在他的镜头里,有翩迁起舞的白鹤,有队形整齐划一的大雁,有悠闲在茂盛水草中休憩的苍鹭……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相伴相生,这不就是生态文明的要义所在吗?鄱阳湖的候鸟,迁徙是它们生命中必须要完成的仪式,除了物竞天择、遵循自然规律这个原因外,更重要的,与这里的人们为候鸟们提供家一般的温暖分不开。听讲解员讲,去年,有一只白鹤在迁徙途中,脚被捕鸟器夹伤了,幸好被当地的渔民及时发现,送到湿地公园进行救助。包扎、消毒、精心的喂养,白鹤的伤痛一天天好转,伤愈之后,它却以这里为家,再也不愿离去。我也有自己的故乡,长大,在远离家乡的南方扎根,每逢过年,也像一只候鸟般,加入迁徙的队伍,一路向北,回到生命的起点,年年如此,却不觉疲惫,因为,爱在那里,家在那里。

鄱阳湖湿地公园,雨幕中,成千上万的候鸟悠然觅食,散步,相拥取暖,在广阔静谧的天地,自由自在地享受生的乐趣。人类历经弱冠、而立、不惑,及至生命已过半,方知天命,自以为掌控着大自然的密码,但在候鸟面前,我们不过是从繁华都市来的凡夫俗子,深陷世俗,无处遁形,此刻,心中只剩下对生命的敬畏。

鄱阳是一个文化底蕴厚重的地方。“千里鄱阳湖,一片白沙洲”。白沙洲是全省闻名的候鸟王国。白沙洲乡礼恭脑村坐落于珠湖半岛,坐拥珠湖水面8万余亩。在珠湖湖畔,流传着许多当地百姓妇孺皆知的故事传说,有范公抛金、珠湖绝恋、礼恭射箭、孝女饶娥等等,这些传说被一代一代传承下来,影响着鄱阳人的思想、情操、伦理和道德,孕育出不少名人志士。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,为鄱阳的文化创作提供了丰厚的土壤,锻造出独树一帜的鄱阳文化。单单在鄱阳县水利局,便可以管中窥豹。在局食堂一楼左侧,有一个阅读角,书架上满满陈列的,都是弘扬鄱湖文化的各种文集。水利人在辛苦劳累的空暇,可以沉醉书香,放飞性灵,多好。国南兄,除了具备过硬的摄影技术之外,还是一位篆刻专家。在水利局大院的围墙上,他用篆刻的手法,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4个字的基本内容演绎出别致的韵味,让人过目难忘。在紧张考察的间隙,鄱阳县当地文联还热情邀请几位作家老师与读者见面,交流探讨文学,共谋水文化建设与发展,在欢声笑语中,思维碰撞出火花,交流激发出智慧,文化似一道清泉,流淌过每个人的心田。

走基层,既要“阳春白雪”又要“下里巴人”。长生岛,渔村,交通不便,一辆小小破旧的公交,以及湖面上的渡轮,每天不定时地把渔民和外界联系起来。一辆公交停下,我们和当地村民鱼贯而入,大家混坐在一起,就像鱼儿回归到大海,人与人之间没有了等级与高下之分。车外,雨幕遮天,车内就更显拥挤。篓子里散发出的鱼腥味,空气中弥漫着湿漉漉的水草香,被雨淋湿的竹扁担,斜倚在村民布满泥泞的雨鞋上,一切都透出岁月的宁静与安详……我由衷地喜欢这种年代感,总觉得身体和灵魂都回到了八十年代。那时,我们的心灵还没有被手机、微信、网络所填满,精神与性灵也不似墙上芦苇这般左右摇摆,匆忙、急切和亢奋。那时,人们对文学的热爱空前迸发,还记得一幅年代久远的照片上,天安门广场,华灯初上,裙裾飘扬,剪着齐刘海的女生,身着的确良衬衫,带着黑框眼镜的男生,骑自行车下班的市民们,大家手捧一本书,席地而坐,把一天的辛苦与疲惫都投入到阅读中,灵魂饱满而丰盈。那时,人们像对待初恋的梦中情人一样,痴迷地追求知识和创作,把阅读、探索、思索作为生活最大的愉悦,真正做到了“诗意地栖息”。思绪回到渔村,我们一路走走停停,看他们织补渔网,编织岁月绵长,了解他们怡然自乐的“江湖”生活,我们只能争分夺秒地,用心和手头的笔触摸这一个世外桃源般的世界。

在马不停蹄的“文化苦旅”中,也有一些有趣的花絮。一次就餐,穆涛老师谈到作家贾平凹老家的藕有11孔,而一般的藕是9孔,于是乎,大家的好奇心被激发,都想知道鄱阳湖的藕有几孔。有人提议请服务员帮找一个藕,切开拿来。随即,大家开始讨论,大于11孔?9孔?被切成块拿来?良久后,服务员回来,两手空空,说,“不好意思,藕都被切成丝了。”一阵沉默后,众人大笑,纷纷感叹群众的智慧。当地有一个说法,是鄱阳人有一张“水嘴”,意指吹牛,能说会道。“藕孔趣事”,让大家充分领略了“水嘴”有趣的一面。穆涛老师有话:“要体验当地群众的生活,最直接的方式是看当地人吃什么。每个地方的餐桌都体验了当地百姓的生活状况。”返程路上,我看到穆涛老师到当地早市购买了春不老和藜蒿,那水灵灵鲜嫩嫩的菜蔬,何尝不是鄱阳文化的另一种展示、传播?

一代文豪苏轼对于“走出去”有一则趣闻,他曾评论花鸟画家黄筌“观物不审”,说他所画飞鸟“颈足皆展”,事实上,有人却指出飞鸟缩颈则展足,缩足则展颈。苏轼因此呼吁,君子必须“务学而好问”,谨防“观物不审”。这些年,水利厅在文化建设方面,绝非“纸上得来”,而是打破常规,鼓励“走出去”,躬身实践。一直以来,江西水利人默默奉献如老黄牛,发掘宣传我们自己的典型,构建属于水利人自己的精神家园,激励更多后来人投身水利事业,何尝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。2013年,ag亚太娱乐启动《江西水利人》采编活动,深入基层,对各地市推荐上报的50名一线水利工作者进行了采编,在此过程中,发掘出很多平时不为人知的感人事迹。彭元旦就是其中一位。在北槎垅水库,我见到了这位可敬的水利人,他目前是鄱阳县谢家滩镇水管站站长。他的样貌平常、普通,但他抗洪抢险的事迹却光辉、感人。他的父亲也是一名老水利人。他们不贪恋大千世界的繁华,宁愿生生世世守护着母亲湖,守护着身体和心灵的故乡。《增广贤文》有曰:打虎还得亲兄弟,上阵须教父子兵。一代又一代水利人就是这样前仆后继,奉身水利,他们的事迹终将被山川河流铭记。我常想,每次完成巡湖、防洪、抗旱等等任务后,劳累了一天的水利人,回到家中,听到母亲妻儿一声含有温热的呼唤,仿佛饮尽一杯甘露,给疲惫的心增加无尽的生气。那种幸福,是千金散尽终究都换不来的吧?

冬将尽,春将始。在鄱阳,短暂的两天相聚后,大家像候鸟一样,各自带着传播文化的使命,上路。文化是支撑,也是引领,就像暗夜海上的灯塔——它为所有夜航者而照亮,迎候。

归途,一群大雁在湖面上盘旋,雁鸣阵阵,似挽留,也似告别……

分享到: